菲律宾太阳城_太阳城娱乐官网_菲律宾太阳城欢迎您 > 国内 >

抗战阅兵摩托车礼宾护卫队首发出场

时间:2015-08-31 11:28

来源:未知作者:admin点击:

即将举行的胜利日阅兵式上,由武警北京总队组成的升旗仪式护卫方队将是首支亮相的方队。伴随着70响礼炮声,他们将用4分20秒,走完从纪念碑到国旗杆基座227米距离,准时开始9月3日上午10点的升旗仪式,由此拉开阅兵序幕。在此次大阅兵中,武警部队的摩托车礼宾护卫队将作为受阅地面部队的“排头兵”,护卫抗战老兵乘车方队首发出场。同时,武警官兵们还将担负抗战英模部队方队、武警反恐突击车方队、礼炮鸣放、军乐演奏等任务。
 
  如何做到护送国旗时间分秒不差?如何让护旗方队在红地毯上走出响亮的气势?如何保证摩托车方队驾驶零失误?近日,记者记者走进阅兵训练基地,实地目击武警部队官兵训练,采访他们训练背后的故事。
 
  □升旗仪式护卫方队
 
  护旗完毕后“纹丝不动”3小时
 
  此次抗战胜利阅兵升旗仪式和平日相比有一定变化。按规定,重大阅兵活动时,升旗仪式由早间升旗改成上午阅兵活动开始前,当天升旗仪式将在上午10点准时开始。
 
  担任此次抗战胜利阅兵升旗仪式的护卫队由200名官兵组成,年龄在17岁到25岁之间,新兵人数占51%。
 
  届时,方队将从纪念碑北侧平台出发沿中轴线向北行进至国旗杆基座,需要进行齐步和正步的步伐变化。队员需要在4分20秒内走完227米的距离,准确走出253步,其中正步121步。
 
  到达国旗区后队伍从中间分开向两边走,形成6列横队面向天安门站立,护旗组将国旗交给升旗手进行升旗,升旗仪式需要56秒,护卫队站立3个小时直到纪念活动结束,全程要求纹丝不动,是所有阅兵方队中站得最长的一个方队。
 
  此次阅兵方队中,该方队具有地形最复杂、路线最长、动作变换最多等特点,需要经下台阶、转弯、上台阶几个地形变换,行进过程中需要进行多次步伐变化,包括正步、齐步、踏步,动作涉及持枪、托枪、举枪。在无踩点音乐情况中,要和70响礼炮精准配合,炮响出发,炮停到位,行进时间分毫不差。
 
  阅兵专用训练车高2.6米
 
  训练场上,教练员乘坐约2.6米高的阅兵专用训练车从高处俯视队伍的排面,一发现有个别队员姿势不标准,和队伍队形不一致的地方,便会及时用喊话器提醒调整军姿。
 
  据现场教练员介绍,站在高处检查方队主要有几点考虑,一是高处辐射较远,方便统一下口令时队员能更快地接收;二是由于队员托枪时枪比人高出一米,站得高可以更好判断是否整齐;三是场上队列有16列,距离较远,使用训练车,可以提高教练员指导训练效率。
 
  “此次阅兵训练标准更加精确,讲究科学训练,没有‘大约’这个词。”升旗仪式护卫方队总教练邱亮说,以前向前摆臂要求大约30厘米,现在方队直接用尺子量好,定位了就不能动,说30厘米就是30厘米。同时,踏步也有要求,正常情况下是原地踏步脚尖离地15厘米,而阅兵训练要求在以往的基础上再抬高5厘米,为20厘米。
 
  鞋跟增硬度让脚踏声更响
 
  整个方队有2名口令员,他们要在礼炮声中踩住点,在天安门广场上喊出响亮口令,让200名官兵都能听见,这对口令员来说是一个挑战。每天早晨5点半起床,口令员需要提前起来练嗓子,从发气、发音,再到练节拍、节奏、腔调。
 
  “喊多长、哪个地方是强音、哪个地方是弱音,用什么节拍,都有规范。”邱亮说,口令员必须声音洪亮,让整个方队能够听到他的声音,低音到高音要清晰明确,掌握的时机要恰到好处,在行进步子中,口令要下得准,哪个脚起,哪个脚落,起的时候是脚跟起,落的时候是脚掌上落。“口令要与礼炮响那一刻的时间点错开,不然所有人都听不见就麻烦了。”
 
  由于这段227米的路面全程铺上红地毯,平日常人在地毯上走路都没有声音,如何才能走出“落地扎根,踢腿带风”的气势,是方队一开始就要解决的问题。据邱亮透露,除了平常标准训练外,队员要通过加重腿部沙袋重量,来加强腿部功夫训练。“马靴本来就很沉,鞋跟平常的硬度用专业术语说是在65到75之间,为此我特地让厂家加到85,可以让脚踏声更响。”
 
  ■花絮
 
  战士皮靴厂家量身定制
 
  邱亮回忆,集训一开始,战士们第一次穿上重达3.8斤的鞋靴时,200人中有104人脚跟都磨破了。由于齐步走要用到脚跟,踢正步要用到前脚掌,齐步走脚腕需要翘起来,皮靴的脚后跟、脚底板、脚腕等部位磨损最为严重。为了方便战士们训练,方队请来制鞋厂家现场给战士测量,根据自己脚的大小、腿的粗细、脚的形状,进行量身定制。
 
  方队一排排长朱维远坦言,整个训练最难的课目是正步,正步首先要从摆臂、抱腹踢腿、踢腿摆臂分步骤进行训练,其次在摆臂使用器材上,特别加强原地摆臂,采取绑沙袋、拉线等措施卡高度、卡距离,行进还要按1步75厘米精确进行。
 
  其次是托枪,重约7.5斤的枪单手拿起来就不太容易,但要求动作具有爆发力就更困难,持枪离身体多远、放在身体哪个部位、多快速度,这些都是有标准的。“平常通过训练要求一个动作一分钟60次,通过练哑铃、俯卧撑、单双杠,来加强力量训练。”
 
  □摩托车礼宾护卫方队
 
  摩托车方队首次亮相阅兵式
 
  8月27日,记者走进摩托车礼宾护卫方队训练场,在轰鸣的马达声中,一辆辆国产春风650G型摩托车闪烁着警灯呈“箭阵”形整齐排列,平均身高1米85的队员头戴白色头盔、脚穿锃亮高筒马靴、身着橄榄绿礼兵服,成为一道亮丽风景线。
 
  这次纪念活动,礼宾方队队员驾驶国产春风650型摩托车,车重265公斤、长2.25米、宽1米,犹如一群威武雄狮驰骋在阅兵广场。此次“箭阵”方队中间,官兵们护卫的既不是国家元首,也不是某国政要,而是曾参加过抗日战争的老兵、支前模范和英烈子女。9月3日,他们将乘坐国产新型敞篷车,在45辆武警摩托车礼宾护卫下,缓缓驶过天安门,接受来自各方的崇高敬意。
 
  整个车队在抗战老兵和支前模范两个方队前呈双“V”字形部署16辆摩托车,中间成“V”字形部署9辆摩托车,两侧呈一路队形各部署8辆摩托车,后面4辆摩托车押尾。
 
  “一般来华进行国事访问的国家元首护卫规格是11车,这次阅兵护卫规模是国宾护卫队有史以来最高规格的护卫队形,体现了国家对抗战老兵的尊重。”方队领队吴万涛说,建国以来的14次阅兵,都没有摩托车方队参加,此次是两轮摩托车第一次参加阅兵,也是第一次由45辆摩托车和30辆敞篷车混编共同参阅,而且是作为受阅地面部队首个出场的方队。
 
  在9月3日当天,作为受阅地面部队“排头兵”,武警摩托车礼宾护卫方队45名队员将需用时4分41秒56首发出场,护卫抗战老兵乘车方队走完783米。
 
  发动机转速表指针改为数字
 
  走进摩托车礼宾护卫方队营门,映入眼帘是一面“满目疮痍”的手套墙,每只手套下面是队员的名字和阅兵格言。据战士介绍,这是他们在训练初期磨损的56只手套,这些手套当时只使用了不到20天时间。“看着自己曾经用过的手套,更能激励我们要更努力去完成护卫任务。”
 
  阅兵护卫时,摩托车护卫时速为10公里,前后车距保持在1.5米,行驶在公路中心线上的前导车左右偏线不超过5厘米。犹如一只“蜗牛”在爬行,完全没有想象中的“风驰电掣”。
 
  有摩托车驾驶经验的人都知道,作为两轮交通工具要保持平稳不倒,速度是关键,速度越快,车越稳定。但如何在骑行中保持慢而不倒呢?
 
  “刚接到要慢骑的任务时,情绪有所起伏,有种像天花板捅不破的感觉。”吴万涛说,既然一时难以实现,那就尊重规律,先快起来,掌握车性,再慢下来,掌握稳定。每个人先道路骑行3万公里,再回到操场训练。
 
  针对车辆低速难驾控,方队特地联系厂家将发动机转速表由指针式改为数字式,便于调控车速,同时调整车辆电脑控制系统,保证怠速行驶不熄火,降低轮胎压强,增大车胎触地面积增强稳定性,此外,采取每天穿插定速定量进行骑线驾驶和通过独木桥的训练,要求每名队员每天直线行驶不少于5000米,在反复训练中提高低速平稳驾驶能力。
 
  ■对话
 
  将军参与阅兵展示部队正能量
 
  人物简介:徐平,武警部队抗战英模部队方队将军领队,武警北京总队副司令员,少将。
 
  记者:和20岁的年轻人一起训练有压力吗?
 
  徐平:此次阅兵将军领队要求是现役将军,根据个人身体状况,看是否能适应阅兵。我原来是负责作战训练的,刚接到这个任务时很忐忑,心里没有底。困难我是不怕,主要还是肩上担负的责任比较大,作为将军领队,要带领部队经过天安门广场,还要下口令,全世界都看着,压力确实比较大。
 
  这次武警部队抗战英模部队方队属于端枪方队,和抱枪方队有一定区别,端枪方队一旦领队下错口令,后面部队的枪就端不出来了,因此下口令要严格标准。同时,敬礼动作也改变了过去的习惯动作,比抱枪方队要多踢2步正步才能上手敬礼。
 
  记者:集训3个月最难的是什么?
 
  徐平:集训没有任何技巧,全凭苦练。3个月封闭训练,我瘦了七八公斤,从外观上能直接感觉到帽子大了,以前穿的衣服有点紧,现在衣服都宽松了,得重新订做了。
 
  我一直喜欢健身,在以前的肌肉练习中,胸大肌、肱二头肌太大,来到阅兵训练场带来了麻烦,立正站军姿的时候胳膊容易夹不紧,敬礼的时候手就够不着,长时间站立,胳膊都僵硬了,手臂也都麻木了。有时
 
  候站时间长了,甚至会犯困。我会经常用手使劲儿掐一下大腿,现在腿上还有一片紫。三个月过去了,如今这些动作对我来说都不是问题了。
 
  记者:与作战训练相比,阅兵训练有何不同?
 
  徐平:以前我带过雪豹突击队,训练要求动作灵活,战士要经常摸爬滚打,不需要你身体长时间保持军姿,身体随时可以动,与阅兵训练完全不同。
 
  这次训练先从基础动作开始,每天数个小时,刚开始腰酸背痛有点吃不消,但谁也不甘落后,坚持到底。三个月下来,最切身的感受是找回了最初当兵的感觉,整个人都变得更精神了。
 
  记者:你如何看待将军领队首次参加阅兵?
 
  徐平:领队更多体现的是一种表率作用和责任担当,需要我们身体力行去影响到部队战士,把带兵打仗落实到位。领导就是研究如何打仗、怎么带兵的,这次我们将军领队上一线、打头阵,体现的是一种正能量,也是把军队将领的精神风貌展示出来。此次武警北京总队有3个将军参加了此次阅兵,作为将军代表,我们为能够担负这样的重大任务感到骄傲。
【责任编辑:admin】
热图 更多>>
热门文章 更多>>